歡迎訪問中國管理科學研究院學術委員會廉政研究中心! 加入收藏 | 設為首頁 | 聯系我們

區域資訊|西南 西北 華北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地方資訊|北京 廣東 黑龍江 江西 山西 安徽

最是難忘百團大戰

2019-12-16 10:33:30    中管院學術委廉政研究中心山西分中心

——訪革命老人、沙洋縣人民醫院原院長谷懷良
 
 
 
  谷懷良,山西左權縣人,1921年出生。1936年參加革命,曾參與平型關大捷、百團大戰,曾任八路軍129師3營7連連長;1945年4月因多次負傷,轉行行醫;后以戰地醫護人員的身份參加了解放戰爭和抗美援朝。1958年,谷懷良響應國家號召,支援地方建設,來到荊門沙洋,曾擔任沙洋縣人民醫院院長,1985年3月退休。
 
  1940年,谷懷良參加了百團大戰。老人接受記者采訪時說,“最難忘的是百團大戰”。
 
  老人回憶,在百團大戰期間,幾乎天天都要打仗,有時候一天要打幾次仗,谷懷良的連隊共打了154場戰斗。最慘烈的一次是,摧毀日軍在山西省武鄉縣蟠龍鎮的據點。當時日軍在蟠龍鎮上有2個據點,除了蟠龍鎮上的1個據點外,在距離蟠龍鎮12華里的關家垴還有1個據點。每個據點有2個中隊的駐兵,每個中隊有270人。八路軍先是以6個排的兵力攻打關家腦,兵力約500人。
 
  “就關家垴,打了一天一夜。我們白天佯攻,打冷槍,晚上主攻。那時候連手表都沒有,估計是晚上10點鐘左右,我們就開始不打槍了。敵人以為我們休息了,他們也開始休息。而我們偷偷摸上去,將日軍包圍了起來。等沖鋒號一響,各種槍支、手榴彈一起響了,打得日軍措手不及。”谷懷良說。
 
  蟠龍鎮一直沒有增援,八路軍在包圍關家垴時,在南面留了一個口子,讓日軍逃跑,結果部分日軍逃到蟠龍鎮。第二天,八路軍開始攻打蟠龍鎮,投入兵力有16個連,共3000多人。
 
  “這一戰打得很慘,我們的武器不足,很多人拿的是大刀,沒有槍,但手榴彈多。可我們的戰士很多是新兵,連手榴彈的蓋子都不會揭就扔出去了。”谷懷良說,“很多新兵上午參軍的,下午就犧牲了。我老伴的兩個弟弟就是這樣犧牲的。”
 
  “我們是整班、整排、整連地往上攻,死了很多人,在白天進攻2次無效的情況下,我們改變進攻的策略,在日軍據點周圍埋上地雷,不讓他們出來。”谷懷良回憶說。
 
  “后來,我們就在炮樓底下挖坑,埋下炸藥包。”谷懷良說,當時,日軍據點內共有19個炮樓。炮樓是建在據點外圍的軍事設施,19個炮樓里大約有200多日軍,所以據點內還有數百日軍。于是,各連分配了炸炮樓的任務,谷懷良的連分得4號炮樓,分得炮樓后,其余的人開槍掩護幾個士兵到炮樓底下挖坑,埋下3個炸藥包。其他各連也都如此照做。
 
  等19個炮樓都被埋下炸藥包之后,一起拉響,整個日軍據點一聲巨響,一片火海中,炮樓紛紛倒塌,里面的日軍“嘰里呱啦”叫成一片。日軍最終只跑掉了100多人,俘虜日軍140多人。在這次戰斗中,谷懷良的右腿被打傷。
 
  因多次受傷、尤其是腿部受傷嚴重,1945年4月份,谷懷良轉行行醫。1939年,白求恩犧牲以后,八路軍總部成立了白求恩戰地醫院培訓班,谷懷良就進入該培訓班學醫,很快學成上戰場參加急救。
 
  后來,谷懷良以戰地醫護人員的身份參加了解放戰爭和抗美援朝。
 
  1958年,響應國家號召,部隊的干部紛紛轉往大慶油田、北大荒、新疆石河子等地,支援地方建設,而谷懷良帶著300多個醫務人員來到湖北荊門,在沙洋縣人民醫院工作,并擔任了沙洋縣人民醫院的院長,直至1985年3月光榮退休。(通訊員 熊孝林 記者 熊璽)

(來源:山西法制經濟網)

責任編輯:趙獻生

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人員查詢 | 人事任免 | 公告通知 | 網站聲明 | 留言反饋

Copyright 2013-2019www.wqmfnr.tw All Rights Reserved

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 中文注冊:中管院學術委廉政研究中心網.中國
 京ICP備13028873號-3|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
中國管理科學研究院學術委員會廉政研究中心版權所有,,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! 

乒乓球发球机